站内搜索

热点新闻

史记名胜

>>更多
当前位置: 首页>>名家评论>>正文
名家评论
读魏其侯传
2014-09-11 15:22  

全祖望

太史公浅人也,其以窦婴与田蚡合传,三致意于枯菀盈虚之间,所见甚陋。凡太史公遇此等事,必竭力形容之,虽曰有感而言,然不知婴、蚡之相去远矣。

汉之丞相,自高、惠以至武、昭,其刚方有守,可以临大节者,祇四人,王陵、申屠嘉、周亚夫及婴也。故予尝谓亚夫当与婴合,而婴不应与蚡合。亚夫与婴并以讨七国有名,其功同,并以争废太子见疏,其大节同,并不得其死,其晚景亦同。婴之《传》中,但当序其讨七国,争太子,崇儒术,以见其长,而于其末,略叙其为蚡所陷以死。至于灌夫等事,则别见之《蚡传》可也。蚡本不应立《特传》,但当与后此之淳于长同附《外戚传》中可矣。

婴有临大节之勇,而惜乎其不学,虽崇儒术而未尝有得,向能杜门养晦以息机,则淮南之祸,蚡必族,蚡既族,婴必再相,婴得再相,必能引进汲黯之徒有大节者而与之共事,不亦善乎?乃以牢落之故,丧其身于灌夫,此则吾所以为婴惜也。

虽然,三代以后,人才难得,终汉之世,其可以继此四人者,元帝时萧望之,武帝时王商,哀帝时则王嘉,望之与嘉,又稍参以儒术,其余皆不足以当临大节之一语。然则婴岂可与蚡同《传》哉?(《鲒埼亭集外编》卷二十八)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