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

热点新闻

史记名胜

>>更多
当前位置: 首页>>名家评论>>正文
名家评论
书史记十表后
2014-09-11 15:21  

方苞

迁序十表,惟《十二诸侯》、《六国》、《秦楚之际》。《惠景间侯者》,称“太史公读”,谓其父所欲论著也。故于《高祖功臣》称“余读”以别之。周之衰,礼乐征伐,自诸侯出,事由五伯,而其微兆,则在共和之行政。秦并六国,以周东徙,乘其险固形势,故僭端早见于始封。自虞、夏、殷、周及秦代,兴皆甚难,而汉独易,以秦之重而无基也。先王之制封建,本以安上而全下,故惟小弱乃能奉职效忠。此数义者,实能究天人之分,通古今之变。或迁所闻于父者,信如斯。或其父所未及,而以所学推本焉。要之皆义所弗害焉尔。其自序曰:“请悉论先人所次旧闻不敢阙”。而本纪、八书、世家、列传,无称其父者,故揭其义于斯,则踵《春秋》以及秦灭汉兴文、景以前。(谈语迁:“自获麟以来四百余年以来,史记放绝,余甚惧焉。”)凡所论述,皆其父所次旧闻具见矣。十篇之序,义并严密而辞微约,览者或不能遽得其条贯,而义法之精变,必于是乎求之,始的然其有准焉。欧阳氏《五代史》志考序,论遵用其义法,而韩、柳书经子后语,气韵亦近之,皆其渊源之所渐也。(《方望溪全集》卷二)

关闭窗口